凡舞

这里凡舞想扩列想扩列求求求列!!!太寂寞了嘤嘤嘤

我就是死也不入底特律的坑

真香

【sf向/肉】囚笼/Prisoner's cage【2-1】

囚笼之下(二)
  雪镇的霜雪从未融化,就如同这里未曾见到初升的朝阳。
  寒风从破旧的房屋外吹进,那个衣着单薄的孩子努力将全身都蜷缩在一起,但仍无法从中获取到一丝温暖。
  冷硬无情的禁锢,脆弱无力的孩子,精致的手腕脚踝被铁链衬映的愈发羸弱怜人,不再有一丝反抗逃离的可能。
  frisk身上沉重的锁链将她牢牢锁在这个囚牢中。
  sans将frisk抓起来,把她送到了一个frisk从未知道的房间里,用骨头将这个房间封锁住。
  她现在无法重置,sans给她留下身体上的创伤,让她无法冷静面对这一切。
  寒冷的空气涌入frisk的肺中,这刺骨的寒冷如同sans将她关进来时冰冷的神情,令她窒息。
  重置的力量就如同诅咒一般,让她无法控制,地底世界在经历这一次的重置后变得截然不同,那些怪物们似乎都人间蒸发了,除了sans,frisk没见过任何怪物。
  长时间待在黑暗的环境里能让人精神失常,房间里有灯,似乎连日常用品都有,锁链的长度足够她能够使用那些东西。
  frisk颤颤巍巍地站起身,她头有些晕,视线里一片黑暗,但即使是处在这种极暗的环境下,frisk也不愿意开灯。
  身体痛得厉害,然而她并不在意这些,她必须去找点食物,长时间的饥饿几乎让她无法思考,她得活下去,逃离这个地方。
  算不上老旧的矮木桌上放着一个已经放了很多天的热猫,只是盛热猫的是个狗盆。
  frisk伸手去拿那份给她准备好的“狗粮”,但她却什么都没拿到。
  蓝色的魔法将热猫置于空中,frisk眼看着就能得到一份食物,踮起脚尖试图去够空中的热猫,这让她看起来就像一只‘诱人’的小猫。
  “pufff...”sans低沉的笑声在门外响起。“在这种环境下,你这样有点太滑稽了,frisk。”
  “这一切都不好笑,sans……你在耍我吗?”带着些许怒气,frisk对上sans的视线,似在宣泄自己的怒火。
  “怎么不开灯。”sans直接无视frisk的问题,伸手去按旁边墙上的开关。
  frisk想出声制止,但胆怯让她退缩了,她靠向角落,试图避开这一切。
  灯光洒在frisk的脸上,明明是如此晃眼,却不知怎的刺痛了她的心。
  大片的吻痕遍布在frisk原本洁白无暇的身体上,这就好比一块玉石,如果人为的用强酸去除杂质,就会使它变得分文不值。
  “我没有在耍你,frisk。”sans侧着身子,将自己隐于光线找不到的一处。
  “如果你不是在耍我,为什么对我做……那种事后,还要把我关起来?你为何不相信我一次?或者杀了我,这都是很好的选择。”
  “首先,frisk,我认为你说的话没有一点可信度。”sans的手放在羽绒服里,他向frisk走来,粉色的拖鞋与地板的触碰声格外的重。
  “其次,杀了你对我来说也没有什么好处,而且,将关起来是为了更好的‘保护’你。”
  sans蹲下身,冰凉的手指挑起frisk的下巴,这种与对方近距离的接触让frisk回忆起昨天的记忆。
  “你看,在这里你见不到任何除我以外的人,这不是可以避免与任何人战斗吗?

评论(2)

热度(10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