凡舞痴人

*今天也在努力又小心翼翼的勾搭太太们
*慎粉,会吃小孩的
*B站ID:凡凡凡凡舞
↑想看往期作品的姥爷和作者大大可以往这里瞅
↓想看我黑历史的就往下翻
*并没有什么好看的
*哭了
*我永远爱哈勒昆

【sf向/肉】囚笼/Prisoner's cage【1-5】

(*这次再不过我真的绝望了)
(*注意ooc与雷,sf向)
  “sans?你看起来有些不太好……”
  frisk注意到sans的手臂上那些看起来非常凌乱的伤疤,像是被利器在骨头上研磨,直至磨出‘骨粉’,吹开那些被磨下来的粉末,就会露出剩下丑陋的疤痕。
  这些痕迹并不显眼,只是现在sans几乎整个身子贴在她的身上,才让她注意到这些。
  sans朝下动作的手稍微停顿了一秒,接着向更深处探寻。“kid,这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,况且……在别人专注做某事的时候去打扰对方,不是很失礼吗?看来我有必要好好给你上一课。”
  对方毫不客气地撬开frisk紧闭的牙关,湿热的触感与津液交汇在一起,迎接她的是漫长而激烈的吻,唇齿间jiao融的触感让frisk意识到
  ——现在的sans,比以往更加令人恐惧。
  也许这已经称不上吻了,它激烈的程度更像是猛兽在享用它的猎物前,总要先将猎物玩弄至残后,才将其彻底啃食。
  对猛兽来说是一件非常享乐的事,而整个过程对于frisk而言却是窒息而痛苦的。
  两人chun舌分离的一瞬间,银丝从舌尖缓缓拉开,让空气中充满qingyu的气息。
  “咳……咳咳。”大量空气猛地涌入肺中,frisk在地上蜷缩着不断咳嗽,她多希望这时候她还有双手可以动,这样她就能缓解那想将肺掏出来的yu望。
  短暂的缺氧让她的大脑反应慢了许多。可就是有那么一瞬间让她沉醉其中。sans确实带给她恐惧,可frisk却不讨厌sans那cubao的chu碰,这反而让她的脸上沾染了些许的qingyu。
  “瞧瞧你现在这副模样,你难道不知道我现在就要shang了你?”
  随后那cubao的吻再次落在frisk的唇上,牙齿的碰触带给她的更多的是疼痛感。
  她挣扎着反抗sans的动作,可这反而激怒了sans,坚硬的牙齿咬破frisk的唇,血腥味渐渐在口腔中蔓延,渐渐溢出的津液顺着唇边缓缓流下,形成一副yinmi的画面。
  “看来你什么都不懂呢,frisk。”sans的结束了这个cubao的吻,一只冰凉的骨手探入她的禁地中,揉搓那颗粉嫩的敏感处。
  “不……不要,sans,除了这种事……别……”一股酥麻的电流流经她的全身,让她没有丝毫的力气,“sans,杀了我吧……”
  frisk就像自暴自弃了一样,声音渐渐低了下去。
  “你TM说什么!?”sans突如其来爆了一句粗口,让frisk稍稍震惊了一下。
  frisk感受到对方的身体经过微微颤抖后,眼神显得异常狂暴。
  危险的气息笼罩在sans周围,审判眼的蓝色光闪过她的眼前。“你以为你想死,就可以去死了……你想就带着一身轻松死去?kid,你就这么自私吗!”
  frisk的千言万语都堵在喉咙里,说不出一句。这种想要向别人辩解却找不到任何机会的时候,往往是最焦躁而无力的。
  然而事情一切的发展就如猛烈的海水般快速涌来,没有给她一点准备。
  sans森森的骨架与frisk娇小,白嫩的的身体相交在一起,他脱下那条黑白条的短裤,露出模拟成年男性的蓝色yingwu,对准着那未开苞的花蕾直直cha入进去。
  “啊……”没有给对方一点心理准备的sanscubao地进入了frisk的shen体,下身撕裂般的疼痛感让她神经紧绷,眼眶里不自主地泛起了一种湿热的感觉。
  frisk湿热又jin致的roubi紧紧jiao着sans,那种置于对方身体里的感觉比他每晚的自du还要好,脸上渐渐因沉迷其中而范出蓝晕。
  ……
  地底的时间仿若是漫长而无尽的,寒风伴随着飞雪使得温度骤降,阴森的森林更衬托着周围的空气格外的凝重。
  而在遗迹的某一角落,温度却因空气中弥漫的qing愫味道而各外炙热。
  每一次zhuang击,yini与情愫的气息随之扩散开来,让frisk的双颊因羞耻而渐渐泛红,迷蒙的双眼让她眼前的身影变得渐渐模糊。
  sans低头舔去对方眼角的泪水,尽管这动作看似带有一丝温柔的举动,但cubao的动作还是打破了frisk最后一丝希望。
  ……

评论(2)

热度(8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