凡舞

这里凡舞想扩列想扩列求求求列!!!太寂寞了嘤嘤嘤

我就是死也不入底特律的坑

真香

【sf向/肉】囚笼/Prisoner's cage【1-4】

注意避雷与ooc
【1-4】 “不!不会的!”frisk充满决心的大喊道。然而这并没有使她的心平静下来,冷汗不断从背后渗出,浸湿了她的衣裳。
  *你感到罪恶爬上了你的脊背。
  熟悉的提示音再次响起,这到底是frisk心中所想,还是他回来了?
  frisk迅速打开重置界面,她要确认,就必须先逃离这个地方。然而打开界面覆盖在她眼前的只有乱码和黑白,随后传入耳中的重击声与身体坠落的痛感让她的脑中一阵嗡嗡作响。
  疼痛从右手与双腿处传入她的每根神经,她颤颤巍巍地重新打开界面,发现界面碎成许多碎片,在空中消散。
  蓝色的魔法消失之际,她的右手也被轻易地摔断了,这就像在预示下一秒她的生命也会转瞬即逝。
  sans低下苍白的面孔,温热的气息铺撒在frisk的面庞,冰凉的骨节触碰frisk柔嫩的肌肤,他在frisk的耳边低语。
   “还想重置?对不起,你没机会了。”
   “肮脏的小鬼。”
  sans的话像恶魔的审判,将frisk置于油锅之上,任她被溅起的热油灼烧,直到最后保护皮肤的组织被烧尽,只留下那一层鲜红的肉块。
  衣物碎裂成一块块碎片划破空气,当白嫩的肌肤完全裸露于空气中时,frisk才渐渐反应过来,然而四肢行动的困难让她难以脱离现在的境遇。
  “呵……呵呵……”sans看着这副落魄模样的frisk,拿出了之前他准备好的枷锁。他又想起了那个在审判庭拿着刀面容充满决心的孩子,然而现在这个孩子的脸上,却是满脸恐惧与……羞涩?
  呵呵……愚蠢,自己居然会这么想。
  但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,他可以确定这一点。
  frisk尽可能地用手将身上裸露的部分遮盖住,但裸露的春光还是没有躲过sans目光,这看似遮挡的举动却似乎引起了sans的性趣。
  “san……sans!?”frisk感觉自己有些胆怯。
  frisk能感觉到sans的审判眼似乎闪烁了那么一下,仿佛有一头猛兽即将冲出牢笼去肆意破坏。
  当枷锁锁住frisk的时候,她甚至没有一点反应,就被对方按倒在了地上,连着枷锁的锁链被sans紧紧地拽在手里,就像在驯服一只不听话的大型犬,一开始要粗暴一点。
  “知道吗?kid,其实我原本不想这样做的,但你知道,你有些不老实,so……如果我不看住你,你也许会干些别的事来扰乱时间线,那样我可会很困扰,毕竟我可是个‘lazy bone’ ”
  即使是知道她现在已经无法行动了,sans还是将锁链在frisk的手上缠绕了一圈。
  现在的她除了思想没被对方限制,其他全然无法控制。

评论(9)

热度(7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