凡舞痴人

*今天也在努力又小心翼翼的勾搭太太们
*慎粉,会吃小孩的
*B站ID:凡凡凡凡舞
↑想看往期作品的姥爷和作者大大可以往这里瞅
↓想看我黑历史的就往下翻
*并没有什么好看的
*哭了
*我永远爱哈勒昆

【sf向/肉】囚笼/Prisoner's cage【1-3】

注意避雷与ooc
【1-3】
随着时间的推移,frisk开始恐慌,这与她原本熟悉的不一样。
  她迅速解开那些机关,脚步逐渐加快,频繁的脚步声回荡在遗迹中。
  不知是心跳声掩盖了frisk的脚步声还是其他什么的影响,frisk并没有注意到躲在暗处的身影。
  蓝色的审判眼在黑暗中代表着狩猎者的标志。
‘叮’的一声,frisk的灵魂随即变蓝,她被迫停下脚步。
   “嘿,kid。”
  穿着羽绒服的蓝色身影从黑暗中缓缓现形,惨白的骷髅脸上映不出是何种神情,那空洞的双目如深渊一般,让frisk的灵魂深深陷入其中。
  “知道怎么和老对手打招呼吗?哦,我忘了你现在不能动……那么招呼就由我来打。”
  “许久不见,嗯……不该这么说,毕竟我们不久前才交过手。”sans的语气带着嘲讽,依旧保持笑容的脸上渗透着危险的气息,让frisk心里打颤,不禁握紧了另一只手上的小刀。
  “嘿,看看这是什么?”sans将视线转移到那把小刀上。“我想你暂时并不需要带着它。”他用魔法将她的小刀收入自己身边。
  失去了唯一能保护自己的东西,她心里某个支撑点在这此刻破碎,视线被因恐惧留下的生理盐水所掩盖,双手颤抖地捂住自己的脸,尽可能地将脸上的泪水抹干净。
  他们已经见过很多次了。
  frisk在心里暗示自己。
  在他面前无需紧张,frisk熟知他的攻击模式,sans也清楚她的所作所为。
  可frisk就是无法镇定地面对sans,只要在他面前,那些怪物们的痛苦就如同潮水一般涌入她的脑中。
  即使接受sans一遍遍的审判,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到痛哭流涕。
  “对不起……sans!sans……”frisk低声哭泣,那声音细小得几乎听不清,这话像是喃喃自语,却又像在对sans道歉。
  frisk并不祈求原谅,只是希望能让这短暂而无用的歉意来麻痹她这颗融化的心,从中得到一些宽恕。
  sans的双目空洞,似乎在想些什么,可这却在缓缓流经的时间里更加令frisk绝望。
  “kid,你要知道,这是你在诸多的时间线里第一次向我道歉……呵,不过我已经懒得去想你有什么企图了,反正这条时间线肯定也会有一场大屠杀。”

评论

热度(59)